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您当前位置: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 企业文化 >> 文艺天地 >> 浏览文章

初到伊宁

时间:2017年08月19日 来源:新疆伊宁外环||康磊 浏览:



    8月16日7:49分,天还未大亮,视物倒很清晰,俯身卧在K9717次列车4车11号中铺的他,眼神随着窗外飞速倒退的一排排瘦削挺拔的白杨移动。不知怎的,恍然想起学生时代教授古代文学的老师,那位70多岁,颧骨突出,眼神如磐石坚毅如春草蓬勃的老师,他好像这里的白杨。是的,他想念包括这位老师在内的故人了,独在异乡为异客,毕竟他孤身一人,连同行的人也没有。

    第一次离家几千公里,异乡的事物是新奇的,他如同初生婴儿般打量着这片陌生而广袤的土地。

    谁能想到疆外人想象中的荒漠、戈壁,清朝让人闻之惊骇的西北流放之地伊犁,还有如此让人感动的丰饶呢?铁轨两边,土地切割成一块块矩形排列的农田,种满水稻和向日葵,放眼望去碧绿金黄。远处人家静谧地躺在伊犁的肚腹之中,数十公里之外连亘着绵延数里的低矮山丘,依稀可见积雪未融的雪山顶部,看似冬日落叶附着的一层白霜。他不能不感到震惊和敬畏,仿佛这里不是边疆,而是侯孝贤电影《恋恋风尘》、《悲情城市》中既壮阔博大又宁静和谐的自然景致的长镜头一般。

    自然是可以消解人部分孤独彷徨感的,否则为什么会有人冒着被自然风雪以及其他自然威胁吞噬的危险去登山、徒步、野外生存,因为人生孤独在此种状态他们可以找到部分的自我。望着窗外的一切,他感谢自己有一双能够清楚视物、辨别色彩的眼睛。

    当他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时,枕头下传来闽南民歌的音乐声,摊开手机,屏幕显示来电人陈涛。

    陈涛,中铁二局伊宁外环公路项目办公室主任,是他以后的师父也是直接领导,这次到伊宁就是去办公室协助陈主任工作。

    “康磊,你这个小伙子,昨天下午给你打了一次电话,你怎么你没接呢?什么时候到火车站?我过来接你。”电话那头是年轻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当然也有着责备与关切。

    “主任,我8:32到伊宁火车站。昨天下午手机静音,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没有未接来电提醒,不然怎么也会给你回个电话的,今天,我想着项目部距离车站也就20公里左右,这边七点太早了,不想那么早打扰你,八点十分打电话,你那时也洗漱了,20分钟时间过来刚刚好。”他的解释小心翼翼。

    “哎,你这个娃儿,路上安检红绿灯,我开过来至少也要40分钟,那你到了不是要在火车站等起吗?你下车了不要到处跑,就在出站口等会儿,我洗完脸就开车过来。”陈主任有些生气又有些着急。

    “好。”他只简单的回了一个字,可是他内心好复杂,这次一个人过来,原本以为项目部车少人忙,会让他自己打车去项目部报到。他不会想到会有人在意一个新人,一个还没有任何建树、没有任何价值体现的见习生。

    师父兼直接领导主动联系徒弟、自己的下属,开车接自己报到,他受到这样的待遇还是头一回,曾经他收到的多是这样那样的指令,自己如同机器人般只需要按照指令完成下达的任务就好。对这通电话他有些如沐春风的感觉,对于这些细节,他总是感性的。他很喜欢轻松的工作环境,在没有多少压力下做自己的工作,尽管他一直表现得很拘谨,可是熟悉他的人都很清楚,他在他们面前是多么的洒脱幼稚充满趣味。他很不喜欢那些生硬的教条的的存在,纵然制度需要遵守,上下级观念需要明确。

    他还没直接接触过自己的师父、上级。但这次通话,他觉得,他的声音比自己大不了多少,或许是一位30多岁的中年男人,不是一个托大的人,是一个快言快语有什么说什么的人,是一个会关心下属体谅年轻人的有着人情味的人。

    人,总是讲感情的,将心比心,他想,人敬他一尺,他尊人一丈。

    虽然蜜语甜言不一定是朋友,但冷漠这种武器总是展示给陌生人的。如果有一天,你发现一个寡言少语的人愿意和你交流,并且不失体统的随意起来,那么他是真的认为你是值得他交往的,不图什么,仅仅是因为你有着人味儿。

 

    8:32分,K9717次列车正点到达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州府伊宁市。坦诚的讲,这是他第一次知道距离不一定要用长度来丈量的。火车在两点之间行驶的57个小时,是成都到伊宁的距离。

    车到站了,双脚踏出车厢耳边依然环绕着车轮与铁轨摩擦发出的“匡次匡次”的声。

    脚踏沙滩人字拖、穿一条发白的牛仔短裤、套着件白色翻领T恤的他,在人群中,感到丝丝寒冷,伊宁清晨的冷空气让他手臂发凉。车站覆穹窿顶、宏伟古朴建筑样式和用阿拉伯字母书写的属于阿尔泰语系的维吾尔族文字都让他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他接到主任的电话,让他走到距离出站口几十米远的标志建筑物下。之后,一辆重庆牌照的白色越野车,在他面前停下,打开了车窗。

    “康磊,是吧?”说话者戴一副镜片不薄的半框眼镜,黑白相间头发可以看出他已经不年轻了,不过粗壮的手臂和高大的身躯让他显得极其健壮,也让人很难猜出他的真实年龄。

    “对。”他答,他也想不出还能说些什么。

    “把行李放在后座就可以了。”陈主任说道,“昨天给你打电话你没接,今天早上我猜你应该快到了,所以打了个电话问下你。”陈主任继续说道。

    “不好意思陈主任,给你添麻烦了。”他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接着说道:“接电话的时候,我还以为陈主任也就三十多岁呢。”

    “那你看,我多少岁喃?”陈主任有意卖关子。

    “也就近50吧。”他答。

    “哈哈哈,我已经没你说的那么年轻了,老了,再过几年就该退休了。”陈主任答道。

    “但在在电话里听起来你的声音就像30多的年轻人爽朗有力,这次来接我你费心了。”他说。

    “不要这么见外,以后办公室就我们两个人,有啥子事说就好了。都不存在的,我办公室的人我都不关心,都不来接那要得啥子?”陈主任比他健谈,“我们先去吃早饭嘛,我也没吃早饭,上次到伊宁采购看到一家卖早餐的店还不错,就是没工夫去吃”

    “好。”他实在无趣极了。

    车上,聊了一些关于伊犁、关于工作的话题。

    饭后,经过伊犁河谷,他望着数里宽的河谷出神,“伊犁是新疆最好的地方,伊犁河是条外流河,以后有机会你可以到伊犁河谷地带去走走。”陈主任宛如一名导游向他介绍道。

    “这次你来呢项目部房子还没有整巴适,但条件比一个月前好了太多,反正一切都在建设。指挥部在市县交界处,我们项目部在察布查尔县城外大约一公里,工作慢慢熟悉就好”陈主任似乎故意打破他的沉默状态,向他介绍一些项目的情况。

    项目部据伊宁市不算远,说着话儿不经意也就到了。

 

    一阵刺耳噪音传来,是切割机的声音,显然是在对项目部进行建设。

    陈主任带他进了办公室,向他介绍了离他最近的项目书记,一个有些发胖的年轻人,那人说话很和气却也很有气场,问了他之前的见习情况,可以看出是一个很干练的人。项目书记向他介绍了其他同事,可是人来人往,一时难以记住,他只好尴尬地笑笑。

    他注意到这个在一楼的办公室,是七八张办公桌临时拼凑成方形会议桌模样,说是办公室其实不过是一楼比较宽敞的连着楼梯的空地,满是水泥灰。

    基本熟悉之后,他扛着四五十斤的行李箱,主任拎着他的包, 带他去了寝室,接着领生活用品。

    “上午你先休息,下午给你传几个文件你看看就是,刚来先休息一下,明天正式开始上班”主任说。

    “好”他说。

    电钻和切割机的声音,弥漫整个楼道,渗透到房间。他整理好自己的物品,几天的火车之后看着眼前铺好的床铺,心里有了一些满足感,心想,以后这里就是自己的基地了,这样就算安顿下来了吧。

    透过窗玻璃,他陷入遐想,他知道并不是自己能力不足以去教书,而是他放弃了。如果当了老师去教书又是怎样一种生活呢?应该一辈子不会离开自己所在的城市了吧,年复一年教着同样的内容,循着应试教育的路子去教学生,他会不会开心呢?

    虽然项目部暂时还未完善,但他能见证一个项目从还不完善到最后的设施设备齐全,一个工程从还未正式开工到最后的竣工,他想这也是别样的体验。虽然,他从不相信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的鬼话,可是他也知道平凡人的一生仍需要经历、需要奋斗。

    想着几年前,和两位同窗一起以“诗与远方”的名义在大学的课堂朗诵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感慨良多。

    如今,他想说,我将在远方开始务实,一步步开始另一番生活。一番装点人生历程的生活,来这里他心甘情愿,有生活的原因,却不是生活所迫,他可以有自己的选择,来这里就是他的选择。

    他也希望,若干年后这里的人和事依然让他印象深刻、充满感动。

    尽管,这太浪漫主义,可对于一个文人来说,浪漫其实就是文人的生命,他希望自己于现实中现实,于骨子里浪漫。

 





Copyright © 2001-2017 www.crceg2.com All Right Reserved
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 成都市青羊工业总部基地广富路218号G11栋 │ 邮编:610091 │ 电话(传真):028—62058123
蜀ICP备05006098号 │ 技术支持:奥贝朗域科技 │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