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您当前位置: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 企业文化 >> 文艺天地 >> 浏览文章

怒放在青岛的中铁金花——记中铁二局青龙项目部炊事员王萍

时间:2013年11月25日 来源:青龙项目部||毛祥 浏览:



    每天凌晨四点半,同事们还在熟睡,中铁二局青龙高速公路项目部26号职工宿舍的房门悄悄打开,一个留着马尾辫、着装略显宽大的中年妇女径直走向她的座驾——电动三轮车,她要在天亮前从6公里外的菜市场买回项目部60多人一天的菜蔬。她叫王萍,在炊事员的岗位上已坚守24个春秋。

因热爱而坚守

    1990年,年仅17岁的王萍进入铁道部第二工程局第二工程处(中铁二局二公司前身),开始了她的炊事员生涯。24年间,她先后在徐连线、宁启线、胶济线、锦屏水电站、蓝烟铁路和青龙高速公路等项目部担任炊事员。即使儿子降生,她也只是休养了一段时间就回到了工作岗位。

    王萍的梦想很朴实,就是想当一名炊事员,然而最初她却被分在了电工班。尽管对分配的工作不太满意,“既然做这份工作,为什么不把它做到最好呢!”她拿出百分的干劲来弥补体力的不足,在较短的时间就成长为一名比较熟练的电工。那时作业队有数百人,厨房实在忙不过来,领导希望把她调过去帮忙。现实环境阴差阳错地成了她实现梦想的踏板。

    到炊事班后,王萍首先接受了正规的三级厨师培训,并取得了资格证。俗话说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回到单位后,尽管这位三级厨师只是打打下手、配配菜,很少亲自上阵抡勺颠铲,她却乐此不彼地干了数年。这几年当中,她仔细地观察每一道菜的烹饪工艺,认真揣摩改进味道的方法,时时向老师父请教火候把握的心得,打下了扎实了理论基础。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才能更好地体现其价值,几年后,王萍接过了师父的炒锅开始独立掌厨,从最初连丈夫都吃不惯到一动筷子就知道是不是她的手艺,很快完成了蜕变,来项目部的客人往往更愿意在职工食堂吃一份王萍炒的回锅肉。那段时间,她感到非常幸福。之后虽然因为工作太忙而没能再参加培训,她的特级厨师梦却始终没有放弃,她说:“我不太可能拿会到特级厨师的证书,但我一定要达到特级厨师的水平。”她买了介绍各种川菜的书籍自学起来,丈夫就是她的新菜鉴定员。

    到青龙项目工作后,王萍同时干起了炊事员、采购员和服务员。每天早上都要早早起床去买菜,无论天气,即是清晨又黑又冷的深冬时节,也却从未间断。寒暑假期家属们来项目探亲的时候,买菜的数量会增加许多,平时劲头十足的电动车常常连羊山夼村的长坡还没有爬上去就已经耗尽了电,更别说经理部门口的长坡。同事们每当看到她气喘吁吁地推着满载的三轮车在大门口一点一点前进时,都会立即跑过去,边帮忙推车边问:“王姐,你怎么不喊车出去呀?”王萍多会爽朗地笑起来:“锻炼一下身体也挺好啊!”

    餐厅人手少,王萍就用延长工作时间来解决问题。洗菜、择菜、配菜、炒菜有条不紊。饭菜出锅后,她还要为排着长队的同事们打菜。久而久之,她把每位同事的餐具、食量、口味印在了脑海当中。倘若哪天有餐具摆在架子上未动,餐厅又没有接到有员工请假的通知,她就熟练地依照各自的口味为他们留好菜,放入蒸笼里热着。加班晚归的员工也习惯了径直到笼屉里拿自己的饭菜。如果有员工误了饭,只要打个电话,面条或者炒饭,很快就会端到他的面前。对于吃饭不甚主动、经常迟到的员工,王萍在脑海时列出了一张名单,倘若超过饭点10分钟他们还没有来,就会打电话催他们吃饭,时间一长,同事们觉得总麻烦她会不好意思。如今,这名单已成为她美好的回忆了。

    长期的厨房环境使王萍看上去十分干练,但有些地方有时也会让她觉得忐忑。2013年下半年,一位领导看她辛苦,便去问候。当问到“你是六几年的?”时,王萍愣了一下,自己从未注意过长期闻着辣椒油烟的皮肤已与她的年龄不甚相称,而同龄女性白净的双手在自己这里也被油和水泡出了许多裂纹。不过在她看来,这似乎没什么影响,如果把它当成自己坚守理想二十几年的见证的话,反而显得弥足珍贵。

    王萍不仅业务上是把好手,对待同事热忱爽朗;对舞蹈的爱好也让她成了远近闻名人物。暑假期间,只要天气好,晚饭后王萍的音响总会响起,音乐一响,驻地的妇女家属们便都跟着出来,会跳的排在前边领舞,不会跳的跟在后边模仿学习,小孩子在她们之间穿梭奔跑,男人们围在旁边一个劲地鼓劲、助兴,全然忘记了一天的疲乏。起初,周围村庄的妇女们只是三三两两地围过来看,慢慢地被这欢乐的气氛浸染,也跟着跳起来。彼此熟悉之后,她和项目部其他女同志常常被邀请到到西南泊、石源等村,边表演边教学,使那里茶余饭后看电视、闲聊的妇女渐渐减少,加入进来学习跳舞的不断增加,舞场从驻地大院辐射到了周边的村落。

为了远方的牵挂

    可以说,王萍的生活充实而又愉快。但当问及有什么愿望、有什么遗憾的事情,她总是压低声音、放慢手中的活说:“最大的愿望就是就是能和父母、老公、儿子在一起。”每当这时,她总是眯着眼睛,避开别人的目光。

    参加工作24年,王萍除儿子出生时回家休养了几个月外,其余时间一直陪在丈夫身边,工程到哪里,家就在哪里。24年间,他们已经搬了6次家。

    尽管每个月都会按时寄钱回家,然而能和83岁的老父亲和17岁的儿子团聚的次数每年还不到一次。她说亏欠他们的太多,父亲和儿子都在需要自己照顾的年龄,自己却只能在电话里问候一声。她希望和父亲、儿子通电话,却对家庭乡兄弟姐妹们打来的电话感到惶恐,每次接起前总要默默祈祷几秒“希望父亲健健康康”。

    为儿子,王萍自己也说不清流了多少眼泪。儿子出生后一直跟着他们在条件艰苦的工地生活,长到上学年龄才送到爷爷奶奶身边。有一次下晚自习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淋成了落汤鸡,儿子回家后委屈地说她是坏妈妈,不去接他。相隔几千公里,王萍无法批评儿子,也忘记了该怎么解释,只能边擦干眼泪边向儿子道歉。2013年上半年,王萍生病住院并动了手术,儿子术后为她寄来一张卡片,“祝妈妈早日康复”简单的几个字使她一瞬间泪如雨下,沉浸在无比的幸福当中。暑假期间,得知妈妈手机被偷,儿子把自己积攒的两千多元全部拿出来,为她寄来一部手机。打开包裹时,她的泪水比儿子附来的长信长了许多倍。

    工程人的家庭注定要为工程而牺牲,工程人的家人生来承担着超乎他人的牵挂。“刚开始我想出来,如今出来20多年,我却天天想回去。”同样是上有老下有小,她却必须拥有比别的女人更加宽阔的肩膀,来扛起妇女的那片天空。

怒放在青岛的中铁金花——记中铁二局青龙项目部炊事员王萍

图为买菜归来






Copyright © 2001-2017 www.crceg2.com All Right Reserved
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 成都市青羊工业总部基地广富路218号G11栋 │ 邮编:610091 │ 电话(传真):028—62058123
蜀ICP备05006098号 │ 技术支持:奥贝朗域科技 │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