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您当前位置: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 企业文化 >> 文艺天地 >> 浏览文章

厦门:你要的诗和远方(三)

时间:2018年05月18日 来源:厦门地铁3号线项目||何小颖 浏览:



漳州-镇海角
   
前往漳州镇海角是自我理解旅行的意义以来,真真意味上的说走就走的一次。微信曾关注过太多的旅行公众号,看过太多小编文字里的湖光山色,星辰大海,却从未跟随过文字,一起踏寻那些令人如痴如醉的美景。而镇海角之行,就来源于一篇“一块儿去远方”公众号的推文,从名字开始就带着说不清的旅行诱惑。

一天一夜的行程并不需要准备太多,加之有好友两三同行,对前路便只剩下满腔的期待。我们于清晨六点驾车出发,然后乘轮渡自东渡码头到达漳州港,用时30分钟左右。由于天气晴好,沿海风景无限,对岸情形一目了然:集装箱堆满的港口,船只往来频繁,可见水运对这个四面环海的岛城来说显得尤为重要。

轮船在漳州港停靠后,按导航行驶20分钟左右便可到达目的地,若非自驾游出行,亦可乘坐当地的城镇巴士到达。由于此处尚未正规开发,路况并不良好,一路颠簸,尘土飞扬,但较之心之所向的美景而言,这一点微不足道。

首先抵达的是镇海村,一个古朴的渔民村落,由修建在斜坡上成片屋宇聚集而成的小小山城,亦是海边的镇海卫古城,镇海卫是中国最著名的四大古卫之一。这个有着600年历史的古村,延续着闽南厝村的古老,去往镇海角,必穿镇海村而过,小路蜿蜒,仅供小车驶过。由于时间并不充裕,我们一行人未曾在此处停留,但车窗外一闪而过的房屋建筑,仍可见远古村落遗留的痕迹,浓郁而厚重的历史氛围,并没有因为游客的拜访而遭到破坏。

穿镇海村而过,视野瞬间开阔,镇海角已依稀可见,自耳边掠过的风开始带着丝丝咸味和淡淡的鱼腥味。车窗右边已可见成片的海,渔排整整齐齐列在其中,近岸处的渔船正随海浪摇晃漂浮:不过是镇海角一隅的景色,却足以令人欣喜无比。

将车子停在镇海角的入口停车场处,我们徒步登上了这处心之所向之地。到达镇海角高处时,游人并不多,毕竟是早晨七点过的光景,因少了人群的喧嚣,此处的海色美景更加显得静谧怡人。镇海角的风很大,迎风而站时,若不用些力气,尚有站不稳的趋势,随风飞舞的头发和抓不住的裙摆更是不用说,但当海风狂扫而过时,我们的心却静在了此处。

三月末的初春并不是镇海角的最佳观赏时节,略带枯黄和干秃的草地还不曾展露它最美的外衣,要待盛夏时,铺满地的青草荣荣,柔软清香,再点缀上各色的小花,或红或白,或黄或紫,绿草成茵,花开似锦,单单只是躺着,什么也不做,都是十分美好之事。也只是想着此处的盛夏光景都已让人心生向往,耳边的海浪声轰隆有力,将人的思绪带回当前,不远处红白相间的灯塔默然矗立,教人眼前一亮。灯塔作为古往今来船只航行的方向指引,对于靠海而生的渔民来说更有着无需多言的意义,但较之单纯的游客而言,此处灯塔颜色清新,布局合理,最佳取景之地,已然足矣。

镇海角白日的美,除了草坪与灯塔,自然还有海。镇海角的海,是我至厦门后,所遇的最为干净澄澈的海域。海水不再是碧蓝或者深蓝而是湛蓝,更为厚重的蓝色,连拍打上礁石的浪花都较之前所见的更为净白。有限的地理知识并不能帮助我辨识此处海域的名字,但当我赤足踏上海水浸湿的沙滩,观前方海浪滚滚时,不由得想起一个词,天空之城。是了,被海水浸润的沙滩如境,人行其上,脚下倒影色彩不减,所踩之处不再是细沙铺地,而是倒映着此地的深海浅空,像极了幼时趴在湖面观水中蓝天白云,恨不得跳到天空里去的光景,而此处的风景更甚,如若不是天空之城,又当如何形容?

我们在镇海角的海域呆了整个下午的时间,至日落时,沿途捡拾沙中贝壳而归,橘色的夕阳染红整个海面沙滩,我们迎向落日,同岸边的船只一同留下最美的逆光剪影。至此,镇海角的夜拉开帷幕。

此前说镇海角白日的美有草坪、灯塔和海域,那么镇海角夜晚的美则更为静谧辽阔:日落月升,星辰大海,哪一个不是人间美景,心中所念。

镇海角之前,我从未在陌生的地域露营住宿,但为了心心念念的繁星与日出,露营也成为一件值得期盼之事。我们自当地老板那里租借简易帐篷,寻一处绝佳的观景之地开始安营扎寨,躺进帐篷,听不远处海浪起伏,耳边昆虫鸣叫,一时间只觉着景是实景,人却已然飘忽。

头枕草地,仰望天空,开始细细回味镇海角的美。我想镇海角的美,是被厦门遗忘的诗和远方。这样的遗忘带着说不清的庆幸,美景理应共享的心情在这一刻变得有些自私。这里有红白相间的灯塔,雪白的浪花和暗黑的礁石。有美丽的日落,柔和的月色,还有星辰和大海......

“海上升明月”的壮阔之景未曾错过,白玉盘的明月于天幕高悬,不远处的启明星熠熠生辉,倒生出些古时赏月之感。但彻夜等候的繁星却未曾如愿,大抵是弄错了地点,漫天繁星之景理应在高原深山之处?不过海上的日出,却也是值得期待的。从漫布海岸线浅橘的暮色开始,再到后来的浅橙和深橘,这样的日出像心爱的女孩初试不同色号的口红,带着难以言说的心动。说来,不曾看过一次真真意义上的日出,未曾见过高山峰峦间那伦初生的红日,也未曾见过海拔高处头顶深邃的星空,但镇海角的晨和夜却已足够令人满足。
    镇海角的风依然很大,仿佛有说不完的话在你耳边絮叨,蛮横得不讲道理,但撩起发丝和裙摆的风,却又是格外温柔。我们披着晨曦出发,回程时过海沧大桥而弃轮渡,不过40分钟左右的时间,已到达出发之地。八点整,敛下心神,上班正好,但我知,镇海角的盛夏,正待我前往。

 

厦门:你要的诗和远方(末)

 

厦门的景总是这样,看似云淡风轻,却教人念念不忘。初到厦门时,未曾远行,夏日的暮色便是最大的慰藉。或惊艳或淡雅,柔和却又不失壮阔。绯红的落日,粉红、浅紫、淡青的漫天云彩,像极了媚眼如丝的女子,身段妖娆,让人恨不得跳到天上去,轻轻抚一抚那丝丝的柔媚。

我想夏天是适合看云的季节,尤其是在厦门的傍晚,偶尔有飞机划过,只余浮光掠影,思绪却被带回到了成都。耳畔就不由得响起赵雷那首动人心弦的《成都》,然后顺着歌词去勾勒家乡的轮廓。

不期然的就忆起6月份前往云南毕业旅行时的一件小事,那时去看望一位故友,在云南大理白族自治州一个小县城的乡村汽车上,3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挤坐在两个位置里,共同听着手机里的一首歌,从他们的断续哼唱和虽然声音低微,旋律却十分的熟悉的音乐中,我听出这正是在这个夏天火遍全国的赵雷的《成都》,那一刻的感觉很奇妙,还有些诧异和不敢置信,在陌生的地域,有一群陌生的人正唱着你所熟悉的城市。那是在近半个月的旅行中,第一次想起了家,第一次有了漂泊感。也许是音乐让人舒心,也许是陌生让人不加拘束,我坐在窗边的位置,探头询问,“是否去过成都?”,从他们满是疑惑和不解的眼神里,我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行为的些许突兀。他们继续哼唱着,没有回答,而我靠回窗边,阳光有些刺眼,拉下帽檐,眯着眼,听他们继续哼唱“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喔哦~”,忽然想,他们是否去过成都其实都已然不再重要。

而今,身处厦门,大多数人所向往的春暖花开南方之地,落笔于心间的诗和远方,我亦在陌生的地域里哼唱着熟悉的歌。那明日呢,明日尤不可知,世间美景千千万万,何不去你能去的地方,看你想看的风景,你的旅行清单,可以不用等那一人。三月桃花,一人一马,明日亦可天涯,去寻一帘幽梦,看春风十里的柔情。骨子里住着风的人,大抵连天空都是留不住的。

23岁这一年,美好如初的年纪,我在厦门。寻找那年盛夏蝉鸣里说过的诗和远方。






Copyright © 2001-2017 www.crceg2.com All Right Reserved
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 成都市青羊工业总部基地广富路218号G11栋 │ 邮编:610091 │ 电话(传真):028—62058123
蜀ICP备05006098号 │ 技术支持:奥贝朗域科技 │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