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 企业文化 >> 文艺天地 >> 浏览文章

挚爱小龙虾

时间:2018年03月16日 来源:厦门地铁3号线项目||何小颖 浏览:



在中国,小龙虾这种外来入侵物种,居然已经沦落到需要靠人工繁衍才能生存下去的地步。

——题记

这是本周的第四场小龙虾,依然是龙虾店聚集地的明发商业广场,此条非广告。从充满社会气息的阿青小龙虾到充满香气的阿丽小龙虾,再从豪华的东海龙宫小龙虾到小店铺的上海十三香,香辣,麻辣到特辣,尝遍,终于在不抱希望的小旮沓里找到了四川人满意的辣度。于是龙虾就着凉茶,把茶话当下,开始一场以践行为借口的口腹之欢。

无疑,这并不是吃小龙虾的最好季节,在太阳还最温柔的时候。但有时候人对食物的执念并不容小觑,所以我们现在才能在同一个时间吃到一年四季的新鲜蔬果,即便是在将那些横跨南北半球的物种排除之后。初春的小龙虾是名副其实的小,有的身体还不抵龙虾脑袋一半大,但奈何美味难挡,所以依旧前往。

我对小龙虾有很深的执念。其实小龙虾也并非深海类水产品,淡水亦可养殖,即便深居于四川盆地,小龙虾也并未达到供不应求的地步,除非受时节所限直接无货可供。但至厦门后,始终心心念念,因为厦门是我去过的为数不多的城市里,唯一一个一年四季都可以吃到小龙虾的地方,这就意味着总会有一种特别的念想在时刻牵扯着我渴望美食的神经。

也曾在成都春熙路的小巷里吃过一次小龙虾,美味至今难忘,辣度逆天,但遗憾的是后来再次前往时,店还是原来的店,但龙虾却已不是当时的味道。现在想来大抵是辣度不抵从前,说来时常念想的小龙虾,百分之八十以上得靠辣度来记忆,百度词条上解释说,辣,其实是一种痛觉而非味道,所以我们才会在辣到极致时流下眼泪,嗯,俗称,辣到哭。那么再次延伸的话,喜欢吃辣的人其实是爱上了辣的这种痛觉,用一个四字成语来形容的话,叫欲罢不能,用一个动词来形容的话,叫自虐。

厦门的小龙虾大都缺少四川味的泼辣,不够辣度的小龙虾无论肉质如何鲜美,配菜如何丰富,始终缺乏小龙虾该有的味道。真正美味的小龙虾是可以吃饱的,因为足够的辣度能够让人产生饱腹感,饱腹感很多时候能够给人带来满足感,进而是安全感。就像失恋的人总是喜欢通过食物来填补情感上的突然缺失,就像吃货性质的人其实大多缺乏安全感。

其实小龙虾之所以总让人念念不忘,挂肚牵肠,除却辣度之后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肉质鲜嫩。虽然于我而言,小龙虾不鲜可以,不辣却是万万不能够忍受的。但不可否认,最坚硬的外壳之下往往有最柔软的内在,这句矫情的话用在小龙虾身上毫不为过。同理的还有蚌壳和螃蟹,相反的却只能想到人类。你看,人类的躯体在神秘莫测的自然界面前可以算得上十分羸弱,但同样柔软鲜活的心脏和纤细敏感的思维神经却支撑着我们征服了世界。

茶足虾饱,并未喝酒,却已微醺。人们总是在吃饱后碎碎念,怎么吃饱了和喝醉了一样晕乎乎,当然,因为即便方式不同,但大脑缺氧的症状却是殊途同归的。每次遇到挚爱的小龙虾,便恋上这种大脑轻度缺氧的微醺感,海风拂过,就连夜色都较平时要美上几分。






Copyright © 2001-2017 www.crceg2.com All Right Reserved
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 成都市青羊工业总部基地广富路218号G11栋 │ 邮编:610091 │ 电话(传真):028—62058123
蜀ICP备05006098号 │ 技术支持:奥贝朗域科技 │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