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您当前位置: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 企业文化 >> 文艺天地 >> 浏览文章

吵吧,只愿你们健康

时间:2013年12月23日 来源:了子 浏览:



    烈日使干燥的大地沸腾起来,一切光彩都蒙上了惨白。琪如老汉和他的老伴儿瑰容又在吵架。

   “你说,我那件放了十几年都没舍得穿的新秋衣哪里去了,是不是又拿出去给那好女人去了?你当我不知道吗,我那些东西都是有数的。”

    琪如老汉埋着头,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烟锅上不时升起缕缕青绸。

    老汉已入耄耋,老伴儿也达古稀,二子二女都已成家,长孙已为家里添了玄孙。儿女们生活虽不算富有,但也宽裕,除长子树林守在身边务农外,都在县城经营餐馆。正是颐养天年、乐享天伦的大好时候,老俩口儿却一反常理冒天下之大不韪,非吵不开口。

    长者乃家之灵魂。子女们对他们成天吵吵囔囔都很无奈,多次劝阻。然而老母亲似乎并不愿意多听,“醋意”和着深沉的乡土情节日益滋长。况且他们吵架的场合太过随意,劳作田间、街头巷尾,哪里人多,老太太哪里吵架的嗓门儿就越大。以至于村里村外的人们都知道树林子爹用老伴儿的衣裳、物品作礼物在外串门儿。八十岁的人了,走路已经颤颤巍巍,早已不愿颠簸,哪还有心思找外遇呢!

    住在隔壁的树林几乎有了心理阴影。每每外出,总有街上闲谈、打牌的人们欢笑着问道:”树林子,你妈在后山锄田又说你爹和你奶妈咋咋咋了……哈哈”“树林子,你爹八十多了吧,还串门子了啊……哈哈哈”“树林子,你妈是不是神经了,不带她去医院看看啊”他始终想不明白,当年相敬如宾的双亲为何走到如此地步。如今,每听到母亲吼吼的嗓音,他的心里总会渗出一片疹子。有时他甚至想搬走,只是一想到年迈的父母已没有当年力敌千钧的气势,挑半担水也要求人时,心便瘫下来,蒙上一片哀愁。最让树林感到不安的是,老母亲今年不顾儿女们劝阻,坚持又种了三垧麦子,而且除运输外都要自己动手!树林每看望他们时总要嘟囔:“好好的生活,你们这是折腾啥呢!”老俩口也不答话,待他走后要么休息,要么继续吵架。

    树林听见隔壁爹娘又在吵架,便想去劝劝。最近几个月老父亲从不还口,只是吧嗒吧嗒地抽旱烟,有时嘟哝几句,却听不大清,只有母亲起劲地骂。这一次,刚到门口,隐约听见父亲说了句“亲家健在时我们最好吃媳妇做的黄米油糕了……”树林倏地刹住了脚步,岳父大人患脑血栓多年,去世前一天还在伏在葱园里除草;而今他的葱园已是墙倒篱飞、黄蒿满地。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决定不再进去,听听父母言语之中倒底多了哪些、少了什么。

    母亲也不再言语,倒和父亲一起叹息起来。

    只听父亲说:“亲家老汉争气,我们这种受苦过来的人,一天不动弹,就再也起不来了,娃儿们顾不上我们……”

    树林脑海里忽然闪过一道白光,眼前一片模糊,鼻子充了辣椒似的隐隐作痛。他猛然间丧失了进去的勇气,这不大的空间,不能再任自己占领。劝架,劝架,此刻起,他决定不再劝架,就让那些街头的闲人说去吧……

    炽烈的阳光让干燥的大地火一般发烫,也让大地万物生机勃勃。吵吧,尽情地吵吧,只愿你们健康。






Copyright © 2001-2017 www.crceg2.com All Right Reserved
中铁二局第二工程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 成都市青羊工业总部基地广富路218号G11栋 │ 邮编:610091 │ 电话(传真):028—62058123
蜀ICP备05006098号 │ 技术支持:奥贝朗域科技 │ 网站管理